pp电子平台游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企業文化

七煤記憶(2)

日期:2018-09-13    來源:    作者:

團結奮進的公司副總師以上領導
  過去的“老人”跟我講,東北只有七臺河生產主焦煤,1980年的七臺河礦務局還都是小斜井生產,串車提升,產量每年只有324萬噸。到了1981年,全國煤炭告急:鞍鋼、本鋼等用煤大戶加急電報雪片般飛向七臺河。招待所里買煤的人絡繹不絕。這是大搞礦井改造的時代要求,是徹底解放生產力的現實需要。
  當時七臺河礦務局壓縮非生產性開支,兩年沒蓋一幢樓堂館所、兩年沒買一臺小車,把有限的資金全用在礦井改造上。然而,生產成本與1980年比較,噸煤消耗還是上升了兩元六角。用“老人”的話講:“今兒個脹點肚,明天抱個金娃娃。”事實也正是如此,全局22對小斜井變成五個礦集中生產,實現運輸標準化、支護鋼鐵化、采掘機械化、排矸通風集中化后,礦井能力大幅度提升:新建煤礦由63萬噸提升到120萬噸;桃山煤礦由75萬噸提升到105萬噸;新興煤礦由75萬噸提升到120萬噸,總計凈增能力132萬噸。
  1984年,七臺河礦務局年產突破436萬噸,至此,每年以增產80萬噸的幅度向上增加。到1989年,年產已達到811萬噸;全局工作面單產,由1980年的日產5000噸增至12600噸;到1988年,西部區礦井改造全部完工。
  1981年伴隨著桃富運輸公路(東進路)的開工建設,多年渴望的向東部區進軍終于拉開了序幕。同年6月1日,拉開了富強煤礦立井前期準備工作“四通一平”的序幕,工程進度很快,11月1日正式開工。1986年末,東部區開發打開局面,七臺河礦務局自行設計施工的第一個現代化立井、富強煤礦立井提前一年投產,兩年后正式達產。之后,鐵東煤礦、龍湖煤礦陸續建成投產。鐵東煤礦初期設計能力72萬噸,1990年達100萬噸;龍湖煤礦初期設計能力75萬噸,1987年開工,1990年建成。至此,東部區成為解決東北地區能源不足的一個煤炭基地,奠定了七臺河礦務局煤炭生產的戰略格局。
  通過改造與開發并舉,七臺河礦務局的煤炭生產能力迅速提升。
  在西部區集中改造、東部區開發之后,七臺河礦務局又開始其自身發展的第三大戰役———實施精煤戰略。領導班子在總結了1975年建成的新建煤礦洗煤廠(現七臺河洗煤廠:1972年4月1日,洗煤廠破土動工,1975年6月驗收投產,設計年處理原煤90萬噸)基礎上,加大投入、提高檔次、向上爭取,從1986年起,先后建成投產富強選煤廠、桃山選煤廠、鐵東選煤廠、新興選煤廠、龍湖選煤廠五個現代化選煤廠,使全局選煤廠由一座增加到六座。從1985年開始,自籌資金600余萬元,對入洗能力120萬噸的七臺河洗煤廠進行改造,使入洗能力提高到200萬噸,年增收資金400萬元。六座選煤廠入洗能力逾千萬噸,結束了七臺河出售原煤的歷史,大大提升了企業的經濟效益,向煤炭精深加工邁出了堅實步伐。
  時間可以檢驗一切,西部區集中改造,東部區開發,精煤戰略,這樣的謀篇布局極有戰略意義和長遠眼光,有人做過一個統計:
  ——1981年后的7年時間,全局投資近3000萬元,購買7萬多棵單體液壓支柱和800根切頂墩柱,除4個綜采面外,23個高檔普采面全部實現鋼鐵支護,成為東煤公司第一個單體液壓化局。采煤機械化程度由1980年的62%提高到76%。1985年,七臺河礦務局第一臺綜采機在新建煤礦四井正式投入生產,標志著七臺河礦務局煤炭生產現代化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,掘進機械化程度達到74%,使采掘同步發展。1985年至1987年增收的9600萬元資金,66%用于井下裝備和安全措施,從而保證了企業有充足的后勁。
  ——1985年,新富煤礦成立。同年,七臺河礦務局總工程師石英榮獲全國總工會頒發的第一批“五一勞動獎章”和“五一勞動獎章證書”。
  ——礦區鐵路實現跨時代意義的自營、電氣化。說到礦區鐵路實現自營這段歷史,七臺河礦務局“老人”都說一定要寫上一筆。1986年春節,由于車皮供應不足,落地煤堆積如山,白白自燃,再運不出去,就得停產。運輸問題不解決,七臺河礦區很難發展。在礦區鐵路自營建設中,七臺河礦務局自己買電力機車41臺、蒸汽機車5臺、內燃機車2臺等等,經過3年多的艱苦奮斗,1989年7月1日,七臺河礦務局終于實現了礦區鐵路自營:自己有機頭,車皮自己配送,自己編組,不僅解決了車皮供應和發運不及時問題,還結束了礦區鐵路由國鐵代管的歷史,全局出的煤炭通過礦區集配站編組發往全國各地。
  ——1987年至1989年底,七臺河礦務局三年建職工住宅339730平方米,有7740名礦工喜遷新居。技工、師范學校教學樓拔地而起,全局44所中小學四年擴建面積達11萬平方米。
  ——1988年7月,全國煤炭工業薄煤層現場會在七臺河礦務局召開。
  1989年七臺河礦務局晉升為國家二級企業,同年入選全國五百家大企業名單,從此,進入國家大企業行列。
  這個時期,整個七臺河礦務局就像一部大的機器,包含煤礦、選煤、非煤、礦建、土建、醫療、教育、林業等十多個領域,是名副其實的壯年局。
  1990年實現“八二一三”奮斗目標,即產量800萬噸,盈利2000萬元,全員效率達到1噸,百萬噸死亡率降到3以下。同年,七臺河礦務局請求煤炭工業部投資修建的桃山水庫凈水廠投入使用,35萬煤城人由喝地下水改喝桃山水庫水。在石龍山還建立了一個容量為598萬立方米的小水庫,并開發成集旅游、度假、培訓、療養、種植、養殖六位于一體的礦區農副業基地。
  1991年12月16日,七臺河礦務局全年產量首次突破千萬噸大關,成為中國煤礦第19個年產千萬噸礦務局,奪得全國薄煤層之冠,創出薄煤層突破千萬噸全國第一、全員效率全國第一、機械化水平全國第一、經濟效益全國第一等“六個全國第一”。
  1993年,富強煤礦至龍湖煤礦自營鐵路正式通車,鐵路全長17千米;熱電廠并網發電,結束了礦區不能發電的歷史。  
  三、市場無情 谷底求生  
  七臺河礦務局煤炭產量突破千萬噸后,1991年至2016年煤炭產量連續26年在1000萬噸以上,其中,2005年和2009年均創出1250萬噸紀錄,2002年全年生產原煤1324萬噸,創礦區開發建設45年來的紀錄。2003年全年生產原煤1407萬噸,達到礦區開發建設60年來的最高峰。
  但是企業效益好壞,起決定作用的永遠不是產量,而是市場。到了90年代,市場格局的變化,讓七臺河礦務局深刻領教到市場的冷酷與無情。
  在90年代之前,七臺河是因煤而興的,盡管七臺河曾經是勃利縣管理的一個七臺河村,但是伴隨著七臺河礦務局的發展壯大帶來了七臺河的發展壯大,后來曾有“小小勃利縣、大大七臺河”的說法。因七臺河礦務局的存在,伴生了一個黑龍江省地級市——七臺河市。
  但是到了20世紀90年代初,在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過程中,七臺河礦務局由于市場總量過剩,包袱沉重,一度陷入困境。曾經的風光不再了,取而代之的是艱難的跋涉、痛苦的求生。
  國家稅收不能保障,職工工資不能正常發放,職工情緒低落,這是七臺河礦務局歷史上遭遇的第一個市場“寒冬”,這個寒冬,讓七臺河礦務局經歷了發展的“灰暗期”和苦難的“長征”。這個過程很長,長達10年之久。
  在回憶煤礦陷入低谷的時候,公司黨委委員、宣傳部部長張玉賢說,黨中央、國務院、煤炭部、省委省政府、市委市政府都曾幫助企業擺脫困境。90年代,黑龍江省危困地方不少,黑龍江省公務員曾捐出一個月工資支援龍江四個礦務局渡難關。
  1993年后,煤炭市場越來越不景氣,緣煤而興的七臺河市,陷入了困難的境地。
  七臺河礦務局變守家待客為送貨上門,在東北三省大城市設立煤炭銷售處,出臺《關于機關處室人員到外埠開辦煤炭經銷網點的具體規定》,鼓勵機關干部到外埠賣煤,盡可能保住市場。
  1994年1月10日,春節前夕,龍江四個礦務局的危困情況引起了時任黑龍江省省長邵奇惠的重視。他帶領省政府各部、委、廳的主要負責同志一行30人到七臺河礦區視察,走訪富強煤礦、新興煤礦、桃山煤礦等單位,問候一線礦工、公傷職工、待業青年和放假礦工,看望貧困戶、特困戶等。并為七臺河礦務局解決煤炭外運等實際問題,為礦務局貸款1490萬元,清欠貸款1510萬元,用于解決礦務局職工春節前的開工資問題。同時,省政府還專門撥款100萬元救濟市、礦務局困難戶。
  這十年,煤難賣、款難要,拖欠職工工資,拖欠醫藥費、電費、鐵路運費。供大于求、三角債,轉換機制、成本核算、扭虧增盈、春雷一號工程、聚寶盆效益攻關、精簡分流、解困振興、模擬長征,是七臺河礦務局的熱詞。
  1995年,鐵路運輸漲價,30%的車皮進入市場,七臺河礦務局陷入煤炭市場疲軟和運輸緊張兩難境地。“那個時候,我們是跪著挖煤、磕頭賣煤,作揖要錢哪!”外債11個億,許多供應材料、設備的廠家紛紛停止供貨。最嚴重的是大量拖欠職工工資。為避免應收煤款前拖后欠現象,七臺河礦務局取消托付結算方式,推行結算、運銷、調度一條龍的管理制度,制定了催收陳欠的新規定,要求把1994年底以前的所有陳欠款全部清回,組成清欠大軍,兵分八路催收8億元陳欠。同時,把有能力的離退休人員也組織起來去清欠。
  “七煤”的不景氣還直接影響到了七臺河市。市里70%的財政收入是靠煤礦。七臺河礦務局上繳不了利稅,連市里的公務員都發不了工資。一位政府干部這樣形容兩者之間的關系:“煤礦的效益不行,七臺河賣冰棍和擦皮鞋的都賺不了錢。”
  也確實如此,筆者在七煤工作20余年,第一次困難時期也剛好趕上。記憶中,礦務局一開工資,整個七臺河市場都是熱氣騰騰的。礦務局開不出工資,七臺河市場都是蕭條、了無生機的。那時候,有“礦務局一感冒、七臺河打噴嚏”之說。
  七臺河礦務局職工的記憶深處最困難時期有三年,工資收入低,又接連七個月壓資,桃山煤礦的一位礦工說他最難時是全家只有30元錢了,又趕上一個同事家孩子結婚,這30元錢都隨了禮。出嫁的女兒工資低,生活比較困難,為了節省錢,一日三餐還都回他家吃。
  七煤普通干部職工,關于困難的記憶,雖各不相同,但有一點是相同的,企業困難,大家的日子真真切切的都不好過。
  1994年8月,時任省委書記岳岐峰聽了礦務局的匯報后說:“煤這一塊多了不可能,巨大的潛力在非煤這一塊,弄得好,5個億是它,16個億是它,幾十個億是它。要發展主業,先發展副業,就這個辯證關系,不然主業也保不住。”
  一個以煤為主,以非聚財,一業精,多業興的“一局兩制”藍圖就此誕生。另一方面,七臺河礦務局對9個礦、5個洗煤廠以外的23個局直屬國有“非煤”企業實行委托經營,并逐步向公司化改組過渡,這23個單位脫離“母親”,“下海”求生。從此,全局開始開辟第二戰場,發展“兩非”經濟。
  1996年至1997年間,七臺河礦務局利用國家政策貸款8500萬元,先后在牡丹江農墾分局所屬興凱湖農場購置6.57萬畝荒地,在撫遠縣海興鄉購置1.35萬畝荒地,在七臺河市區購置3萬畝荒地。同時購進挖掘機、拖拉機等農機具626臺套,由各礦、廠(處)分別開發經營,安置下崗分流人員2016人,使七臺河礦務局實現了轉產分流、以工務農、以工務牧的行業戰略性調整。
  1997年春耕時,筆者曾去興凱湖那片土地看過,由于這塊黑土地沉睡多年,極其肥沃,翻過的土棱表面上閃著油光。但是也正是因為剛開春,土地極其泥濘,由各礦分流人員組成的非煤的開荒者們,挽著褲腳,在黑黝黝的泥土中挖渠引水、艱難造田,一個個都成了“泥腿子”“一人一把鎬,三鎬三畝田”,非煤職工開墾出4萬多畝荒地,其中撫遠農場開荒13500多畝耕地。從此,七臺河礦務局有了自己的黑土地,有了自己的農業生產基地。
  1997年,七臺河礦務局在石龍山舉行了一○四農副業開發基地的揭匾儀式。早在60年代,國家煤炭部104名老領導、老干部曾在此開墾荒地,艱苦創業,“一○四”因此而得名。“一○四”基地是礦區糧油自給的主要基地,2萬多畝的肥沃土地上盛產大豆、水稻、玉米等糧食作物和白瓜子、紅小豆等多種經濟作物。
  到2006年,僅興凱湖農場就擁有耕地31000畝。之后很多年,給職工發放的扶貧糧都是自己農場的水稻,為困難職工提供了有保證的穩定“飯碗”。
  2015年12月,興凱湖農場的2.3萬畝土地,被省政府劃歸農墾總局853和855兩個農場所有,由這兩個農場負責七煤2000名轉崗職工開支吃飯問題。
  非煤的老職工說,開荒種地的當年,就曾有人預言:“早晚看吧,七臺河礦務局以后一定會借上這塊土地的大力……”
  時間是最好的檢驗者,事實也正是如此。
  不僅是農業,當年,七臺河礦務局向國家申請綠化荒山工作,以彌補坑木使用給國家帶來的森林消耗。當時,七臺河礦務局在供應處組建了林業隊,以每株幾厘錢的價格購進樹苗,以1.51元的日工資雇用臨時工植樹。礦區老一輩林業人采用鋼絲拉繩等方法植樹,紅星林場和新興林場,是利用每噸煤提取1角錢的育林資金,在紅星林場栽種3.7萬畝,在新興林場栽種2.7萬畝,就連桃山公園、仙洞山公園的大片落葉松都是七臺河礦務局培育起來的。可以說,礦區幾代林業人造林不止、護林不息,使礦區荒山滿目蒼翠,建造出7萬畝林地、活立木蓄積量32萬立方米、市場價值1.5億元的“綠色銀行”,在2015年時,同樣為轉崗職工就業出了大力。
  1998年2月28日,七臺河礦業精煤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成立,延續了四十年的成長思維開始轉變,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種種正在成為歷史陳跡。
  改制后的第一次董事會,確定了六項主要工作,要求進一步抓好減人提效,實現再就業工程,全年完成減員分流6000人。大力推進股份制和股份合作制等形式的企業改革,試圖在黑龍江四局“虧損圈”中率先突圍。
  “來,大伙再加把勁兒,早干完早歇著。”1998年4月,富強煤礦供應科黨支部書記韓德士及10名機關人員組成的裝卸隊伍正在熱火朝天地卸車。年初,這個科有職工204人,先后6次減員,共減員40人,并于4月15日全部到位。
  當時號稱10萬職工20萬家屬的七臺河礦業精煤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,開始了新一輪的減人提效。這一年,基層各單位紛紛減員提效和壓縮非生產性支出。
  然而,困頓卻一直伴隨在左右,到1999年,七煤內外交困,虧損1億多元,拖欠職工工資2.1億元。給工人開工資就要欠稅,交了稅就沒錢給工人開工資,直到2001年9月,未見轉機。
  為扭轉這一局面,這一時期,七煤出臺了一系列為企業渡難關的措施,提出“三年扭虧、四年解困”和每年工資按照5%的幅度來增加的目標,以期讓干部職工看到希望。
  具體措施:一是狠抓私賣煤,成立“煤炭產品管理稽查大隊”,公司紀委與煤炭稽查大隊聯合在百里礦區晝夜巡邏,并先后處理了41名礦長以下人員(管理人員),從而增煤90萬噸,按當時價格就是1億元,用這些錢七煤當年交足了稅金,給工人發了當期工資;二是集中招標現金采購,一年為企業節支1億元;三是小煤礦從七煤大礦拉線買電必須預付一個半月電費,一年下來,又節省4000多萬元;整頓銷售人員與客戶勾結、虛報運煤商務損耗問題,一年省出4800多萬元。四是對基層生產單位實行責任承包經營制,公司把所有的生產費用、包括工資費、材料費、租賃費等各種成本,全額承包給生產單位。同時實行企務公開,當日工資當日上墻,避免了套取克扣工人工資的現象。  
  四、黃金十年 煤價起舞  
  一度在低谷中徘徊的七煤,伴隨著新世紀的曙光就這樣迎來了解困振興的春天。自2001年以來,原煤產量逐年遞增,經濟效益逐步提高,職工生活也有了明顯的改善。從虧損7000萬元到率先在全省煤炭企業中扭虧為盈,從一度七個月未能開出工資,累計欠發工資2億元到工人年均收入逾1萬元,一個虧損多年的國有煤炭企業,短短數年間就由衰而興、扭虧為盈,書寫了令人欽佩的業績。
  2002年煤炭市場有了轉暖的跡象,當一車車煤炭承受著車輪滾滾流向各地,久違的現金、支票開始重新回流到七煤的賬簿。
  七煤根據煤炭市場形勢,果斷實施“二次精煤戰略”,對洗選設備、工藝流程更新改造,使精煤生產能力由過去的300萬噸提高到500萬噸,還打入了南方和國外市場。在保證正常生產所需投入后,首先確保職工當月工資發放,并開始逐步補發拖欠的工資和醫藥費。
  2003年,煤炭市場好轉,煤價上揚,再一次帶動了煤炭銷售和回款,為七煤扭虧為盈起到了重要影響作用。這一年是七煤走向輝煌、喜創佳績的豐收年。
  就是在這一年,全國煤礦安全質量標準化現場會在七臺河召開,這是七臺河自1988年承辦全國薄煤層現場會后承辦的又一次全國規模的會議。具有七煤特色的“一化變十化”“精品加藝術”的質量標準化新規范贏得了行業內一致贊譽。早在20世紀80年代,七煤人就著手抓兌規作業和礦井生產的質量達標工作。因為隨著煤礦用工制度的改革,大量的農村自流人員來到礦山“淘金”。為了解決他們作業行為不規范的問題,七煤人以“評最佳抓最差”為重要手段,開展全方位的質量達標競賽,由安全監察部門牽頭,對各生產礦井進行檢查評比。評比的辦法是將有關質量達標內容分項、規定打分標準,由單項打分匯總出結果。這種方法行之有效,促進了質量達標的不斷發展,曾先后涌現出了新興煤礦和富強煤礦聞名全國的質量達標先進單位。在他們的帶動下,礦區興起達標高潮。到了2003年,全公司10個大礦,礦礦有質量標準化建設的“亮點”,無論走到哪個場子面、掘進頭,或是運輸大巷、配電點都會看到高標準的“杰作”,井下“黑、臟、亂、差”的現象少了,取而代之的則是比有些地面環境還整潔的新面貌。這正是把安全質量標準化作為生命工程來抓、打造煤礦安全生產長效機制的結果。當時,雙鴨山公司在“大打質量達標創精品會戰”中提出了三年內達到七煤標準的奮斗目標。
  七煤的脫貧解困使整個七臺河市重新生動起來。
  原煤產量逐年遞增、經濟效益逐步提高、職工生活也有了明顯地改善,這些變化,也得益于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、黨支部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范作用的發揮。七煤黨建工作得到市委、省委、中央組織部門的充分肯定。2004年,中央政治局委員、書記處書記、中宣部部長劉云山同志做出批示:在“七一”前夕,各主要新聞媒體集中總結、宣傳、指導七煤黨建工作的先進事跡。這在七臺河礦區開發建設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。
  2004年12月26日,龍煤集團在哈爾濱市成立。七煤跨入新的歷史時期。
  2004年、2005年這兩年,七煤陸續補還歷史欠賬,其中包括職工工資2.9億元,全公司所有陳欠工資全部補齊。同時,補發醫藥費和獨生子女費,實現了不欠工資、不欠醫藥費、不欠電費、不欠鐵路運費“四不欠”。成立了保健食品公司和各礦保健食堂,實現了保健餐配送到井下;投入2000余萬元,修繕5個洗煤廠職工浴池和8個礦辦公樓;投入500萬元資金,為生產勞動競賽優勝單位定做15500套礦工作業服,這也是七臺河礦區開發建設史上的第一次,這一年3.4萬余名礦工領到新工作服和新膠靴;首批150套礦井專用保溫不銹鋼熱水壺分別送到新建煤礦、新興煤礦、鐵東煤礦井下,一線礦工喝上了熱水。
  伴隨著煤價上漲,七煤的好日子持續了十年左右,沒有滑坡。
  然而,七煤從建設初期就承擔了絕大部分應由政府承擔的職能,企辦教育、醫療衛生、公安、供電、供水、公路、林業、鐵路等,僅教育集團、師范(含高中)、戍企公安分局、消防、社保、物業、環衛的補助經費就高達6106.4萬元。而且每個單位都有資產負債,額度很大,有的甚至超過資產總額。
  這個現狀不解決,一旦將來煤炭市場再下滑,怎么辦?回溯公司改革調整的“歷史途徑”,就會發現先整合、后理順、再改制的整個理性發展過程,合、拆、破、立成為獨具七煤特色的改革發展之路。
  公司繼2004年1月對局址區域所有集中供熱劃歸水暖電訊公司管理后,4月,又將礦區基層單位居民鍋爐供熱劃歸水暖電訊公司統一管理,實現供熱管理專業化。2006年投入1000萬元對礦區供熱系統部分主干管網及職工住宅進行改造。2007年對供暖存在問題的礦屬28棟供熱設施老化住宅進行分戶改造。
  設計院、勘探隊、安裝公司、礦建公司整合了。三位一體重組成立礦井建設公司,原來的三個實體分別更名為礦建隊、安裝隊、勘探隊,成為礦井建設公司的權屬單位;車輛整合了,成立運輸總公司,將全公司生產運輸車輛進行集中專業化管理,實現了運、管、修、配件采購一條龍;醫療衛生整合了,成立七煤醫療中心,各礦廠分離出來的醫院為分院。
  在小井整合方面,按照龍煤集團的要求和礦井產權國有化、行政管理區域化、隸屬關系大井化的原則,順利完成了三個“二區”13個處級單位的整合工作,為小井進行聯合集中改造奠定了基礎,在解決長期存在的體制不順、產權不清、管理分散、安全無保證的問題上邁出了重要一步。
  2005年9月1日,經過市礦雙方一年多的共同努力和積極協商,中小學校整體移交剝離的問題終于達成共識,七煤企辦教育正式移交市政府。40所中小學、3381名教職員工,其中在職教職員工2782人、離退休教職員工599人正式劃入市政府管理。
  在企業政策性破產方面,鐵東煤礦和富強煤礦順利完成破產后職工安置等工作,并分別更名為新鐵煤礦和新強煤礦。
  黃金十年,七煤緊緊抓住煤價上揚、效益上升機遇,打牢礦井安全基礎和增強技術裝備實力。2006年至2011年,七煤落實安全費用和進行安全投入總額約為27.1億元,補還安全欠賬、進行系統改造、淘汰更新老舊雜設備,新增安全設備11019臺套;積極推廣先進適用裝備,投入19.7億元,新增各類設備13103臺套;深化瓦斯治理投入3.75億元,加大抽放力度,緩解瓦斯對生產和安全的制約;推行全員安全風險抵押,實行個人安全基金賬戶和干部安全包保抵押政策,兌現風險抵押、安全年獎金、百日安全會戰獎金3.7億多元。
  2007年3月,公司黨委聘請清華大學課題組,幫助研究建設特色企業文化工作,總結提煉出了“不畏艱難、自強不息”的企業精神、“跪著采煤、站著做人”的礦工精神,一直沿用至今。在礦區開發建設六十年當中,企業精神也是隨著時代的演變不斷發展變化的:1985年,七臺河礦務局黨委第一次提出了“團結一致、積極進取、勇挑重擔、多做貢獻”的企業精神;1995年,七臺河礦務局黨委根據企業的改革發展,又提出了“出奇兵競爭、跨越式前進”的企業精神;2000年,公司黨委根據企業改制和發展,提出了“愛崗敬業、務實創新”的企業精神。
  2007年,黑龍江科技學院等院校的120名大學畢業生到七煤就業,這是進入市場經濟以來,首次接收如此多的大學畢業生。第二年,又有88名黑龍江科技學院畢業生報到。

pp电子平台游 江西时时招商 星期二买什么生肖中特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乐开型 东方心经b面 天天电玩官网 女人被骗时时彩 北京赛车pk10开奖公式 19075胜负彩 王中王鈇算盘开奖结果118图 幸运28平台是否合法 新时时组三最大遗漏 福建时时侦破案 中国足球竞彩14场胜平负 pk10三码打法